武汉大学珞珈山畔 早樱迎春绽放
来源:武汉大学珞珈山畔 早樱迎春绽放发稿时间:2020-04-05 13:36:24


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:“自知者不怨人,知命者不怨天;怨人者穷,怨天者无志。失之己,反之人,岂不迂乎哉?”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。4月2日,意媒报道称意大利一小镇上67%的献血者有抗体。该镇位于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。在献血的60人中有40人病毒检测呈阳性。他们没有任何症状,甚至不知道自己被感染,且体内已产生病毒抗体。意媒称有大学和机构正启动新的研究,希望通过富含抗体的血浆治疗新冠肺炎患者。

为什么这时候炒作“低估死亡人数”的说法?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,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,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。截止目前,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,死亡8000多人。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,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,他们却做不到?“低估数据论”能让某些政客、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、病例增加速度之快、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。

据世卫组织专家迈克·瑞恩表示,新冠病毒并非只影响年长者。多位专家也列举了不少数据,证明年轻群体也不能对新冠病毒掉以轻心。托尔的观点,不仅科学素养堪忧,更是漠视舰上官兵的生命。

图片截取自《星条旗报》官网

“中国原罪论”不值得一驳。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、欧洲、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,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,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。有美国科学家认为,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,甚至数十年。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,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,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,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,采用中性的名称,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。

不过,报道后文还是点出了这位“专家”最真实的想法。

在报道结尾,谈起“罗斯福”号前任舰长克罗泽尔时,托尔认为“舰长对保护部下有道义责任”,但他坚持认为“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,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,应当时刻保持纪律,即使有官兵生病,也要随时准备作战。”

托尔鼓吹“群体免疫”的理论依据,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结果和专业数据,而是纯粹的政治目的:维护美国在南海的霸权。

或许在他看来,为了维护美国在亚太的霸权,而选择让官兵相互感染、实现“群体免疫”,是一种更高级的人道主义吧!今天,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《“自知者不怨人” ——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》。

更令人蹊跷的是,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“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”的报道。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。它们假借一份“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”称,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。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,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,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。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,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。更有所谓“中国专家”断言称,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