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百万买新房却遇幼儿“入园难”?回应:力争幼儿园年底开学


这三层意图,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“疫”思路如出一辙。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,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。人们不会忘记,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、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,却被下令封口、停止检测。而当消息走漏,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,他们又错开“药方”,企图嫁祸他人。

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693例(含重症病例22例),现有疑似病例88例。累计确诊病例951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58例,累计死亡病例0例。

尽管舰长及时预警并给出了建议,但美海军高层却为掩盖应对不力,倒打一耙搞起清算。这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在克罗泽尔离开时,舰员们给了他英雄般的礼遇。而美海军高层的“甩锅”操作,则引起美国舆论哗然。

网络上流出的一段视频显示,在克罗泽尔走下舷梯的时候,舰员们一遍遍高呼他的名字,鼓掌目送他离开航母。在登上私家车前,这位离任的舰长回头向舰员们挥手道别。按照美国的价值观,想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生命的克罗泽尔应该是英雄。然而,这位英雄却受到了不应有的惩戒。在这背后,究竟隐藏着什么?

“我认为它可能在人类中传播了一段时间。”利普金说:“多久?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完全重建这一过程……它可能已经流传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。”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14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151人,重症病例减少30例。

不少分析人士认为,在沸沸扬扬的舰长被撤职事件背后,美军方实际有三重意图。

奉劝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尽早破除遮掩心态和官僚习气,踏踏实实为这场攸关美国民众与军人生命的抗疫之战做些实事吧!

科学杂志《自然医学》近日(3月17日)也发布最新研究称,新冠病毒为自然产物,不可能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,且新冠病毒之前或以相对弱化的形式在人群中传播,甚至可能已存在多年。病毒在发生突变后,才触发大流行。

先从此事的关键点——求援信说起。3月下旬,由于更多舰员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,克罗泽尔给美国海军高层发了封信,指出舰上的情况正在“快速恶化”,请求允许舰上数千名舰员尽快下船隔离。